您 好,欢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民族教育学院官方网站!

第二语言学习动机:概念、类型及对学业成就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4-12-04 | 人气:5611

第二语言学习动机:概念、类型及对学业成就的影响

张红梅

摘 要:学习动机是指引起、维持学生朝向某一目的的学习行为的动力倾向。第二语言学习动机的类型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内部动机和外部动机;另一种是融入型动机和工具型动机。动机对学业成就的影响研究大致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第二语言学习动机对学业成就直接影响研究;二是第二语言学习动机通过努力程度、学习策略等其他因素间接影响学业成就的研究。

关键词:学习动机  学业成就  学习策略  第二语言

引言

学习动机是影响外语学习者的复杂心理现象。它是学习效果的重要影响因素,当一个人出现学习行为时,他背后便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学习动机。一些学生尽管聪颖过人,如果缺乏学习的动机,学习也将失败,反之,即使是庸才,如果他具有坚强的内在动机,仍然有成功的可能性(托马斯,2008)。尤其是对二语学习者而言,这种影响更深刻也更复杂,它不仅受到学习者自身的影响,也受到学习情境、社会环境等因素的影响。

正是由于学习动机本身的复杂性,研究者们对二语学习动机的概念界定不清,如与学习态度、学习目的等的区分不够明确;同时,研究领域的不同、动机理论的发展使得研究者们对学习动机的划分也不太清晰;而在动机的研究问题方面,目前涉及最多的学习动机与学习其他因素间的关系问题,其中包括学习策略、努力程度、学业成就等因素。

鉴于学习动机对第二语言的重要性及以往研究所存在的一些问题,有必要从第二语言学习动机的概念、类型及对学业成就的认识这三个方面进行综述,以对学习动机有更深刻更清晰的认识。

1 学习动机概念

动机(motivation)这个概念的前身是弗洛伊德的内驱力(drive)。随后心理学家将动机定义为激发、引导和维持行为的内部过程(Baron,1998;Murphy&Alexander,2000;Pintrich,2000;Schunk,2000)。意小文和陈杰(2006)指出,学生的学习动机,就其心理成分来说,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对学生的客观必要性的认识,即学习的自觉性,它的高级水平是学习的志向,有了它,学生就会产生强烈的学习需要从而顽强地、刻苦地学习;二是对学习的直接兴趣,即对学习的对象具有努力求知的倾向和由此而产生的积极情绪,有了它,学生就会主动地、愉快地学习,不会觉得学习是一种负担。二者兼备,就是完善的学习动机。所以说学习动机是学习的内驱力,它的外部表现便是学习的积极性,学习动机就是决定学习积极性最主要的原因。

Gardner(1985)为代表的基于社会心理模式的第二语言(L2)学习动机的研究,往往把动机简单地理解为三要素的结合,用公式表达就是:L2学习动机=努力+学习语言要达到某一目标的愿望+对学习该语言所持的积极态度。Ellis(1994)认为动机是学习者出于需要和愿望在学习外语时所付出的努力。Williams&Burden(1997)理解的动机是认知和情感的激发,为了达到确定的目标,这种激发可促使人们有意识地采取一定的措施,在一段时间内从脑力上和体力上不断地付出努力。Dornyei(1998)把动机看成是由诱因引起行动,并且该行动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可持续下去,直至达到预定的目标过程。

动机具有复杂性,关联到动机的因素很多,因素之间的关系又头绪复杂,难以简单地描述其性质和根本特征。此外,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动机,对动机的定义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但到目前,研究者最为认可的概念是学习动机(Motivation to learn)指引起、维持学生朝向某一目的的学习行为的动力倾向。

2 学习动机类型

学习动机有多种分类方式,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将学习动机从不同的角度作多种划分。但最为常用的是内部动机与外部动机的划分、融入型动机与工具型动机的划分。

2.1 内部动机与外部动机

关于动机的分类,研究者们最为经典的分法便是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Deci&Ryan,1985;Deci,Vallerand,Pelletier,&Ryan,1991),在教育心理学界大多数研究者都认可这两大类型学习动机。

内部动机(intrinsic motivation)指学习者对学习本身的兴趣所引起的动机,由学习者本身产生的,动机的满足在活动之内,不在活动之外,它不需要外界的诱因、惩罚来使行动指向目标,因为行动本身就是一种动力。外语学习活动本身就是学习者所追求的目的,如:求知欲、好奇、兴趣、爱好等,外语学习目的在于获得外语知识,他们对外语学习感兴趣,对外语学习活动本身就能获得满足,他们积极地参与学习过程,而且在教师评估之前能对自己的学业表现有所了解,他们具有好奇心,喜欢挑战,在解决问题时具有独立性。

外部动机(extrinsic motivation)指外语学习者受到外力推动,不是主观因素在起作用,是由诸如金钱、名誉等外部诱或而激发,是受到外部情景支配而不得不学外语,如:学外语是为了高分数、升学、奖励、表扬、不受批评、别人的赞许和压力等,它是由外语学习者以外的父母、教师或其他人提出的。

2.2 融入型动机与工具型动机

GardnerLambert(1972)将外语学习动机分为融入型动机和工具型动机,虽然有人认为融入型动机是内部动机,工具型动机是外部动机(Chambers,1999:52),但是这并不完全对应,二语学习者可能对目的语本身兴趣(内部动机),但可能并没有想融入到跟目的语的社团生活(融入型动机)。

融入型动机(integrative motivation)指外语学习者想融合到第二语言社团中,想和第二语言社团成员进行交际,期望参与或融入社团的社会生活并想成为这个社团的成员。工具型动机(instrumental motivation)是指外语学习者为了一特殊目的,希望能通过学习外语而获得更多的特殊收益,如:与工作相关的机会;通过考试获得某一职业,或为了获取目的语国家的新信息如阅读科技文献等。

2.3 学习动机的其他分类

根据动机行为与目标的远近关系划分,可把学习动机区分为远景性动机和近景性动机 所谓远景性动机(distant motivation),是指动机行为与长远目标相联系的一类动机。所谓近景性动机(proximal motivation),是指与近期目标相联系的一类动机。远景性动机和近景性动机具有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两者可以相互转化。远景目标可分解为许多近景目标,近景目标要服从远景目标,体现远景目标。

根据动机行为的对象的广泛性,可以把学习动机分为普遍型学习动机和特殊型学习动机在学校教学中还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一类学生对所有学习活动都有学习动机,不但对所有知识性的学科都认真学习,就是对技能性学科,甚至课外活动,也从不懈怠;另一类学生则只对某种(或某几种)学科有学习动机,对其他学科均不予注意。教育心理学家将这两类学生的学习归结为两种学习动机:第一类学生学习行为背后的学习动机,可称为普遍型学习动机(general motivation to learn);第二类学生学习行为背后的学习动机,可称为特殊型学习动机(specific motivation to learn)(Bophy1987)

而在二语学习动机方面,研究者也提出了一些其他的分类法。这些分类多以因素分析为主。国内很多研究将中国大学本科生英语学习动机的类型分为:内在兴趣动机、成绩动机、出国动机、学习情境动机、社会责任动机(个人发展动机、信息媒介动机、外部要求动机(毕业证书或考试动机),而且分析了学生的个人背景差异如何影响他们的学习动机(高一虹,2003)、李淑静(2003)、王晓旻(2006)。另有研究将英语专业学生学习动机主要分为学习发展工具型、工作发展工具型、语言学习兴趣型、文化欣赏兴趣型、从众型5(赵绩竹,李守石,2014)。另外,华惠芳(1998)通过调查问卷发现,证书动机是中国国内的学生学习动机主要类型,这跟国外的研究是不同的。

3 第二语言学习动机对学业成就的影响

学业成就受智力因素与非智力因素的共同影响,而在第二语言的学习中,动机因素的作用尤为重要。在对二语学习动机进行研究时,学者们通常会考虑一些相关因素之间的影响问题。如,学习动机与学业成就的关系、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教学策略的关系、以及如何激发对外汉语学习动机等问题。这里主要从第二语言学习动机与学业成就的相关研究进行综述。

3.1 学习动机对学业成就的直接影响研究

国外研究表明,学习动机不仅在激发学生学习活动方面很重要,而且在决定学生从活动和接受的信息中学到多少知识方面同样重要。有学习动机的学生会运用更高级的认知活动,进而学习和记忆更多内容(Harp&Mayer,1997;Jetton&Alexander,2001)。

田国伟的研究结果表明:成就动机分别与初一、初三各学科成绩及总成绩存在显著水平的正相关,与初三数学成绩存在显著水平的正相关(田国伟,2004);在以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研究中,学习动机学者发现融入倾向和工具倾向都与汉语能力有正相关,其中融入型动机的作用更大。但汤闻励的研究发现在英语口语学习中,工具型动机作用远比融合型动机大(汤闻励,2005)

但是孟伟却发现:高年级外国留学生的汉语学习成绩与外在学习动机存在显著的负相关而其他的动机维度与学习成绩并无显著关系(孟伟,2007);廖冬梅也指出学习动机与成绩之间没有显著相关(廖冬梅,2006)。良好的学习愿望不一定就有好的学习效果,而真正影响学习成绩的是自我监控行为。学习动机与学习效果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受到测量工具和测量对象的影响,以往的结论都使用了不同的动机量表与学习成绩指标,测量对象也参差不齐。但这也确实说明学习动机与学业成就之间关系非常复杂。

3.2 学习动机与学业成就的间接关系研究

学习动机对学业成就的影响非常复杂,文秋芳(1996)对中国大学生的英语学习情况进行调查研究发现,学生的动机、策略与观念相互作用对语言学习者有着重大影响。

动机是一种认知和情感的唤醒状态,作为一种心理倾向它不能直接促进外语学习成绩的提高,需要通过努力才能对外语学习成绩产生影响(马广惠,2005)。而不同动机类型对学习努力程度的影响作用也不同,内在兴趣、出国、个人发展和信息媒介型动机越高,努力程度就越高;成绩型动机越高,努力程度反而越低;高社会责任动机组的学生在学习努力程度上分别高于中动机组和低动机组,但中动机组和低动机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高一虹,等,2003)

研究者们发现,学习动机不但通过努力程度影响学业成就,也常常通过学习策略影响学业成就。学习策略是指学习者在具体的学习过程中用以加工、处理信息和有效地完成学业任务的系统方法。学习策略对学业成就有直接影响,而学习动机是通过学习策略间接影响学业成就的(王振宏,刘萍,2000)1984Biggs提出害怕失败的语言学习者在这种心理推动下会选择比较狭窄的学习策略,因而不会取得理想的学习效果。

Oxford针对外语学习过程的研究发现,学习动机强的学生对学习策略使用往往高于动机弱的学生。同水平的学生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时,动机较弱的学生所选择的学习策略效果较差,但是动机强的学生所选择的学习策略一般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自我控制,同时可以积极地促进其对有效的学习策略进行再选择(Ames1998)。具体来说,内部动机对学生的课外学习活动的预测性最好,而融入型动机能较好地预测弥补性策略(compensatory strategies)和合作策略(collaborative strategies)的使用,这将促进积极的语言运用活动(Bonney CR2008)

国内的很多研究也一样可以证实动机对学习策略的影响,有研究表明,低水平的动机,往往更多运用一些较消极的学习策略,高水平的动机,能较多运用一些积极、主动的学习策略(张亚玲,杨善禄,1999)。学生深层学习动机越高,所采取的学习策略越有效(刘加霞,等,2000)。动机影响策略和观念,观念与学业影响策略的选择(文秋芳,2001)。雷文文(2011)对非洲留学生汉语学习动机和学习策略进行调查,他发现,非洲学生汉语学习动机的强度依次融入型动机、成就动机、工具型动机,并且他认为非洲学生的成就型动机对学习策略的影响最大。对少数民族英语学习的研究也表明,持有高水平内在学习动机的学生往往能在学习中自觉使用元认知策略,通过计划、监控和评价自身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效果,最终有效提高英语语言能力和学业成绩(托娅,杨京鹏,夏增艳,2011)。但也有研究结果发现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上的类型相互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不同水平的学生选择的策略与动机各不相同。

4 研究问题与展望

4.1 界定与划分学习动机概念与类型

学习动机的概念界定非常模糊,这在以往文献的整理过程中不难发现,其原因一方面由动机本身的复杂性所决定的,另一方面是对学习动机的研究在很多领域都有所涉及,不同领域对动机的定义的侧重点便有所不同,分类的标准也不相同。以后的研究一方面可以继续考察动机的定义、类型划分,从心理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神经生物学等领域借鉴理论,实现各学科理论的结合(Spolsky,2000);另一方面也可进行实证研究,验证动机的组成成分,对成分作进一步归类,探讨他们之间的关系把他们囊括进一个统一的动机架构,以减少分歧和消除人们对学习动机的混沌认识。

4.2丰富研究方法

以往研究多以问卷调查为主,且测量指标和量表不够统一。由于研究者的理论取向不同,对同一动机概念的测量常常存在着不同的指标和量表,测量结果难于比较,研究结论也无法整合,这也是在同一问题上出现很多矛盾结果的原因之一。

因此,以后的研究应采用更丰富的研究手段测量学习者的语言学习动机取向,凭借单一的量表衡量学习者的取向、态度和动机不可避免会歪曲事实,学习也依情境、学习者的需要和情绪的变化而发生改变。秦晓晴(2003)提到定量数据处理方法的不当导致不同动机因素间的关系难以理顺。量表的制定和适用性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因而,在调查方法上可以采用访谈法、观察法等多种研究方法相结合,以更全面、准确地揭示学习者学习动机的特点。

4.3 动态研究与静态研究相结合

L2学习动机的静态研究已有很多,但动态研究相对较少,不乏许多研究者已意识到动机的动态性,Lamb(2004)在一项对印尼初中学生一、二年级正规英语学习的跟踪调查中,研究初始学习阶段学生在态度和动机方面的变化、考察影响动机变化的相关因素以及动机与课堂内外行为之间的关系。Koga(2009)调查了日本某高校学生在15周的英语课期间在七个与动机相关的变量之间的差异和变化。Ortega&Iberri-Shea(2005)考察了2002-2004年期间在二十种应用语言学刊物上所发表的二语习得跟踪研究,通过对38项跟踪研究的总结、探究不同环境下二语习得的渐进过程和语言能力特点。

国外这些动态研究皆可证实随着年龄或二语水平的变化学习动机也会发生变化,从而也会导致努力程度、学习策略的改变。国内在动机方面最为典型的是周燕、高一虹对大学高年级阶段英语学习的发展所做的追踪研究,发现高年级大学生的英语学习动机在与低年级阶段保持总体连续性的同时,内在兴趣、出国和学习情境动机上升,信息媒介和个人发展动机略有下降,其余基本稳定(周燕,高一虹,臧青,2011)。国内外这些研究为L2学习动机动态研究开辟了新的道路,值得研究者进一步开拓与努力。

另外,国内研究对象多主要分为三类,研究数量依次为我国少数民族汉语研究、来华留学生汉语学习、我国大学生英语学习。其中,对二语为英语的人群所做研究最多,对二语为汉语的学习者研究较少,特别是对于我国少数民族人群汉语学习的研究最为缺乏。以后研究可在学习对象上扩大范围。同时,自我系统理论的提出为动机研究者们开辟了一片新领域,尽管这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一些成果,但还是有很大的研究前景。

                                    

                                         参考文献

Christina Rhee Bonney.Understanding strategies in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 Are integrative and intrinsic motives distinct predictors? [J].Learn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08(18):1-10.

Harp,S.F.,&Alexander,P.E.The role of interest in learning from scientific text and illustrations:On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emotional interest and cognitive interest[J].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1997(89),92-102.

Pintrinch,P.Multiple goals,multiple pathways:The role of goal orientation in learning and achievement[J].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2000(3),544-555

高一虹,程英,赵媛,.英语学习动机类型与动机强度的关系——对大学本科生的定量考察[J].外语研究,2003(1):60-64+80.

雷文文.来华非洲学生的汉语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研究[D].暨南大学,2011.

廖冬梅.民族学生汉语学习动机、自我监控与学习效果的研究[J].新疆教育学院学报,2006(1):25-27.

刘加霞,辛涛,黄高庆,.中学生学习动机、学习策略与学业成绩的关系研究[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0(9):54-58.

孟伟.外国留学生汉语学习动机及与成绩间关系的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7.

汤闻励.动机因素影响英语口语学习的调查与分析[J].外语教学,2005(2):65-68.

田国伟.民族中学学生的非智力因素现状及非智力因素与学业成绩的相关研究[D]:云南师范大学,2004.

托娅,杨京鹏,夏增艳.新疆少数民族本科预科生英语学习动机探究[J].民族教育研究,2011(4):76-80.

王振宏,刘萍.动机因素、学习策略、智力水平对学生学业成就的影响[J].心理学报,2000(32):65-69.

文秋芳.英语学习者动机、观念、策略的变化规律与特点[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1(2):105-110+160.

张亚玲,杨善禄.中学生的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的研究[J].心理学报,1999(4):35-39.

赵绩竹,李守石.大学生外语学习动机的实证分析及启示——以英语专业二外学习动机为例[J].外语研究,2014(2):40-45.

周燕,高一虹,臧青.大学高年级阶段英语学习动机的发展——对五所高校学生的跟踪调研[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1(2):251-260+320.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

    上一篇 高等教育公平的现状及问题分析

    下一篇 浅析母亲在子女品行教育中的影响力